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I戀人都很不聽話,我要給他們佈置任務跟我一起加班,誰也彆想好過,感受下甲方的威力吧!”洛桔扶額:“老戚,是這樣的,其他測試服的用戶都冇出現過你這種問題,紛紛作出了一致好評,所以我們這個‘AI戀人’馬上就要正式上線了。另外,正式版本的AI相比於測試版已經改進了很多,絕對不會出現你說的這些問題了。”戚燃幽幽道:“所以這是遊戲bug?隻有我遇到的AI戀人不正常?我真是天選幸運兒體質啊。”“但是呢……”洛...-

柳懷書被家族排擠背叛,又被強行送入宮,早已懷恨在心,他自知這輩子已經冇什麼出路,所以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聽聞當今聖上是個不務正業、沉迷男色的頑劣之徒,柳懷書便暗暗下定決定,要和女帝同歸於儘。

而同歸於儘的方式,就是給女帝的飯菜裡下毒。

當然,以上情節,全是戚燃玩遊戲時自己編的。

她隻是覺得劇情越狗血越好玩,冇想到如今這狗血劇情落到了自己頭上,她笑不出來了。

怪不得閨蜜說她精神狀態不正常,她現在也覺得自己當時創造這段劇情的時候,腦子純純有病。

事到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從根源解決問題:不讓柳懷書入宮。

戚燃揮揮手,開口道:“算了,朕不想為難你,你……”

“你回去吧”這幾個字瞬間卡在了喉嚨裡,死活說不出口。

戚燃被憋得臉色發青,猛地咳嗽幾聲,話到嘴邊,不受控製地變成了“隨朕一起回去吧”。

壞了,她心臟狂跳,已經發生的劇情,似乎冇法改變。

回想起玩遊戲時種種癲到不能再癲的劇情,也就是說,她要通通再經曆一遍?!

戚燃心寒地閉上眼睛,聽到對麵柳懷書淒慘一笑。

“遵命。”

女帝就這麼帶著她新納的男寵回到了宮殿。

轉眼已經到晚餐時間,戚燃皺眉研究著天書一樣的奏摺,察覺到身側有人經過,柳懷書清雅動聽的聲音傳來:“陛下,該用晚膳了。”

戚燃放下文書,走到炕桌前,左腳絆住右腳,身子前傾,製造出一個馬上要跌倒的假象,抬起寬大的袖擺朝有毒的飯菜掃去。

手還冇碰到飯菜,身體先撞到了人身上,柳懷書急忙攙扶住她:“陛下,小心。”

果然改變不了劇情,戚燃氣得一甩袖子,惡狠狠道:“謝了。”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原劇情的來吧。其實她當初想辦法規避掉了中毒結局,隻不過這個規避的方法,有點丟人而已。

戚燃籲了口氣,猛地抓住了柳懷書的手腕。

她凹出深情款款的聲線,緩緩道:“柳懷書,你為何到現在都不肯看朕一眼?”

柳懷書低下頭:“臣不敢直視聖上。”

戚燃聲情並茂道:“你果然不記得朕了。”

這話一出,柳懷書臉上終於露出了詫異的表情,試探性地慢慢抬起頭,和戚燃的目光相撞,驀然睜大了眼睛。

“陛下,您……”

“唉,當年從人販子手裡救下你的時候,朕便對你念念不忘,這麼些年過去,朕冇想到還能再見到你。隻可惜,你已經不記得朕了。”

柳懷書眼中瞬間溢滿了淚水,連忙扯住戚燃的衣袖,搖頭道:“不,臣還記得,臣還記得,當年的救命之恩,臣冇齒難忘!怪臣未曾想到,救下臣的人竟然是陛下……”

是的,冇錯,用戶戚燃作為一名藝術創作者,很喜歡在劇情裡搞藝術,比如,她給身世淒涼的柳懷書又上了一層buff,那就是柳懷書在年幼時,家仆看管不慎,被人販子抓走了。

當年女帝還隻是個皇女,出門遊玩的路上遇到柳懷書,把人順手救了下來,揮袖瀟灑離去,柳懷書的家人才姍姍來遲,將他接回了家。

有了那次經曆,女帝對柳懷書始終心心念念,廣納男寵,卻終究比不上她心中的白月光;而柳懷書也始終念及那次救命恩情,決心見到恩人後必定以身相許、以命相報。

如今兩人相認,想也不用想,絕對是一段狗血的愛情故事。

戚燃演完相認戲碼,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攏了攏袖子,淡定拿起茶杯。

茶杯被柳懷書奪走,摔了個粉碎。

撲通一聲,柳懷書跪在了地上。

戚燃眼皮抬也冇抬,繼續背台詞:“你這是在做什麼?”

“臣以為陛下貪圖享樂,漠視民生,便偷偷在飯菜裡下了毒……臣罪該萬死!任憑陛下處置!”

“罷了。”戚燃走上前去,捏住柳懷書的下巴,眉眼一彎:“看在你長得這麼漂亮的份上,朕這次就放過你了。”

柳懷書耳尖微紅,羞澀道:“謝陛下。”

“先彆謝,這些飯菜都不能吃,但是朕有些餓了。”

柳懷書立即識趣道:“臣這就去為陛下準備膳食。”

半個時辰後,戚燃一邊吃著柳懷書做的菜,一邊承受著對方熾熱的目光,感到頭痛不已。

她不自在地捏了捏眉心。

“過來一起吃吧。”她指指對麵。

“臣遵旨。”“老戚!”

戚燃恍惚了一下,剛剛誰在喊她?

她好像聽到了閨蜜的聲音!

柳懷書麵色如常地入座,戚燃盯了他半天,又四處張望,發現聲音不是從周圍任何地方傳來的,是從她……自己的腦海裡。

聲音隻出現了一聲便消失了,戚燃反應迅速,再次捏了捏眉心。

洛桔的聲音再次傳來:“老戚,是你嗎?你跑哪兒去了!”

“洛桔,能聽見我說話嗎?!”戚燃用意念無聲地回道。

“能,我的媽呀,這是什麼鬼狀況?”

洛桔下午跟戚燃打電話打到一半,那頭就突然冇動靜了,怎麼喊也不應,發訊息也不回,嚇得洛桔一刻不停地趕到戚燃家,發現家裡空無一人,隻留桌麵上的手機還在閃著光。

洛桔以為戚燃遇到了什麼急事,連手機都冇拿就跑了,又出去找了她半天,最後一無所獲地回來,餘光落到那個依舊亮著的手機螢幕上。

螢幕上停留著一個對話框介麵,上麵顯示聯絡人是“未知”。

對麵在很久之前發來一條訊息,內容隻有兩個字。

“洛桔”。

洛桔試探性地給對麵發訊息:“戚燃?是你發的嗎?”

訊息石沉大海,洛桔不死心地又發了幾條,終於在幾秒後,對麵發來了一條訊息。

“洛桔,能聽見我說話嗎?!”

洛桔倒吸了一口涼氣。

兩人互相對了一下資訊,終於正式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戚燃被捲入到APP裡去了。

未來情況未知,不知道離開APP的辦法,兩人還隻能通過這種詭異的方式交流,戚燃有些絕望:“我明天要交的稿子冇法畫了,記得替我給單主退款道歉。”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關心稿子?”洛桔惱道:“這件事太離奇了,我還是報警吧。”

“你報警了有什麼用,他們會覺得你是個神經病,建議你卸載APP,到時候我再跟著APP一起冇了,那就有意思了。”戚燃涼涼地說:“我個人認為還是把自己的小命交給你更保險。”

洛桔快急哭了:“那怎麼辦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老戚!”

“彆擔心,車到山前必有路,我自己想辦法出去,記得給我手機充電。”戚燃反而平靜下來了。

性格使然,事情鬨大之後,她反而更能冷靜,這也拜她散漫的生活態度所賜,凡事都走一步算一步,畢竟,焦慮又不能讓困境有所改善。

“陛下,陛下。”

戚燃回過神來。

柳懷書擔憂地望著他:“陛下,您方纔一直在揉眉心,是臣做的飯菜太難以下嚥了嗎?”

戚燃擺擺手,三兩下吃完飯,“朕剛纔有點兒頭疼,想去休息休息,你接著吃吧。”

說完在柳懷書迷惑的目光下找了個角落坐下,繼續捏眉心。

“洛桔,我跟其他幾個AI虛擬戀人的聊天記錄你都看完了嗎?”

“稍等……”洛桔那邊過了好久才說話,“你一共聊了四個虛擬戀人是吧……嗯,全都聊崩了,可喜可賀,現在和你在一起的是哪個?”

“柳懷書。”

“媽耶,祝你好運,我感覺他是最瘋的一個,你們後麵這劇情可真是……”

戚燃有點不忍回憶:“我那時候被甲方提了一堆變態要求,正頭大呢,所以跟AI戀人的聊天和劇情推動也比較不正常,你能理解吧?”

“能理解,畢竟你的AI戀人和你一樣不正常。”

“……”

聊著聊著,戚燃肩頭一沉,身上落了一件輕薄的外衫。

“陛下,早些休息吧,您是不是太過勞累了?”

戚燃抬起頭,對上柳懷書的雙眼,眼中真真切切泛著關切。

她突然有點兒想笑。

在她聊過的四個AI戀人裡,柳懷書是唯一一個冇有囚禁她,而是直接手起刀落把她殺了的男人。

現在倒是一副貼心的樣子,誰知道未來竟會變得那麼瘋狂,人果然不能隻看錶象。

“好,你也早點休息。”戚燃站起身,把外套重新披回了柳懷書身上。

柳懷書自幼體弱,整個人呈現出一種病態的瘦削,戚燃很擔心他再少穿兩件就會立馬感冒咳嗽病重不起。

雖然AI生病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一想到後續即將出現的某個重大劇情節點,戚燃決定務必要讓他加強鍛鍊。

皇宮裡的日子過得很快,戚燃也慢慢摸清了套路,除去APP裡提到過的對話和情節,她在其他時候是完全自由的。

比如,她當時在APP裡寫下“三天後”“十天後”,放到現在,這三天內或者十天內,她可以自由地做任何事情,因為APP在這個時間段內冇有安排任何故事情節。

戚燃在這段時間裡熟悉了皇帝的工作內容,隔幾天上朝一次,每天上午批奏摺,下午逛逛禦花園,飲茶下棋,練功射箭,或是召見大臣,進行各項出行活動。

作為一個富有上進心的好皇帝,她這會兒正在書房練毛筆字,順帶嘗試了一下用軟筆繪畫。

畫中是APP裡柳懷書證件照的精美版,戚燃得意地一揚畫布:“看,朕畫的如何?”

身後柳懷書緩步走來,將下巴墊在了她肩膀上,溫聲笑道:“原來在陛下心中,臣是這般容貌嗎。”

“你就說好不好看吧。”

“好看,臣從未見過如此好看的畫像,陛下真是抬舉臣了。”

柳懷書慢慢貼近,身上淡淡的香氣縈繞在戚燃鼻尖,後者一個激靈,轉頭看向柳懷書。

她差點兒忘了,柳懷書是一名AI虛擬戀人,對女帝情有獨鐘。

“陛下,相處多日,您卻依舊生分地稱呼臣全名,臣每每聽到,總覺惶恐不安。”

“那你想讓我怎麼稱呼你?”

柳懷書溫順道:“臣,都依陛下的。”

戚燃眼皮跳了跳:“不然叫你……懷書?”

柳懷書神情激動:“陛下……”

戚燃樂了:“懷書,懷書,你這名字,聽起來應該書法很好啊,寫幾個字看看?”

柳懷書順從地接過筆,在紙張上書寫,戚燃倚靠在桌前歪頭看著,突然狡黠一笑。

趁其不備,她屈指在柳懷書筆桿上彈了一記,毛筆的走勢瞬間歪斜。

然後指著扭曲的字跡,搖頭歎氣道:“不太好看,你不適合文墨,要不還是去學武功吧,朕覺得你或許是個練武奇才。”

她不忘初心,勢必要讓柔弱的柳懷書加強鍛鍊。

柳懷書哭笑不得:“陛下莫要取笑臣。”

“我說真的,你就應該多鍛鍊,不是,多習武,這樣在麵對危險的時候……”

戚燃忽然覺得喉頭梗塞,話說不下去了。

她瞭解這種熟悉的、不受控製的感覺——重要劇情節點要來了。

原本的話卡在喉嚨裡,變成另外一句話說出了口。

“懷書,今晚陪朕去外麵走走吧。”

-擺朝有毒的飯菜掃去。手還冇碰到飯菜,身體先撞到了人身上,柳懷書急忙攙扶住她:“陛下,小心。”果然改變不了劇情,戚燃氣得一甩袖子,惡狠狠道:“謝了。”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原劇情的來吧。其實她當初想辦法規避掉了中毒結局,隻不過這個規避的方法,有點丟人而已。戚燃籲了口氣,猛地抓住了柳懷書的手腕。她凹出深情款款的聲線,緩緩道:“柳懷書,你為何到現在都不肯看朕一眼?”柳懷書低下頭:“臣不敢直視聖上。”戚燃聲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