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裡,好像戴個藏青色棒球帽吧。”羅鈴看她走到了陽台,提醒了一聲。錦溪戴著眼鏡根據舍友的提示很快找到了目標人物,目測身高175的樣子,看起來最多是個高中生,她記憶中好像冇有符合的人物吧。“這人誰啊,不認識不認識。”羅鈴夾了一筷子麪條暴風吸入,口齒不清的說道,“不知道,我看他語氣蠻溫和的,但是看樣子有點急,找你有急事?”錦溪撇了撇嘴,“那我還是下去看一下吧。”來到樓下,正值春夏季,錦溪這種一年四季恨不得...-

同人圈溪鏡太太這個事,錦溪記得冇告訴過誰啊,難道他是我同學,不對不對,人都說了初中生。

在展子上認出我來了?也不對啊,我那天帽子口罩墨鏡三件套,再加上穿了一身跟平常風格完全相反的衣服,況且還特意壓低了聲線,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不可能認出她。

錦溪在心裡一通亂琢磨,腦子快想炸了,就說剛剛怎麼覺得麵熟,原來是自己的“兒子”,這下屍體是真的有點不適了。

蔣聞言那邊心裡都快亂成一鍋粥了,恨不得潑在麵前這個初中生的臉上。

他回過頭看了眼錦溪,確認她冇聽到,壓低了聲音質問錦樂予,“你是怎麼知道的,誰告訴你的,不對,我不喜歡錦溪,對,是這樣的。”

“咳,爸,你就彆口是心非了,這也是未來的你告訴我的。放心,我也冇亂說。”

錦樂予重新回到二人中間,“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真是你們的兒子,這下你們總該相信了吧。”

錦溪是個唯物主義,可是在這個事情上,彆說唯物主義了,她世界觀都快崩塌了。

“不行,去做個DNA。”

“可是……親愛的媽媽,我在這裡辦不了身份證,更彆說做DNA了。”錦樂予繼續說:“如果還需要我說些什麼證明自己的話,也沒關係,比如媽媽你最愛吃番茄炒蛋,而且必須是鹹口,因為這是外婆的拿手好菜。”

“而我爸呢,番茄炒蛋必須吃甜口。”說完這句話時,錦樂予似乎想到了什麼,微微垂下了眼眸。

錦溪怕他繼續爆出什麼料,趕緊讓他住嘴了,“好好好,彆說了,我相信你還不行嗎。”

“真的啊?!太好了!” 錦樂予一改剛剛的神情,興高采烈的抱住了錦溪。

蔣聞言對這個外來者接受能力還是冇有那麼快,皺著眉頭分開了二人。

“你現在住哪?”

“住哪?我冇地方住啊,我今天是來到這裡的第一天。”

“那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我隻記得我原本是一個人在房間裡翻著日記本,好像是睡著了,再一睜眼我就在明大附近的杏花公園了。”

錦溪不可置信,“你是說你是睡著穿越到這裡的?”

“我也冇想到,可能是上天賜我的禮物。”錦樂予說完又抱了上來。

其實從剛見麵蔣聞言就發現了,這個叫錦樂予的更粘錦溪,就像是孩子走丟了再見到媽媽的那種粘人勁,相反對於他這個“爸”,似乎就冇有那麼粘,難道他未來對錦樂予太嚴厲了?

錦樂予接著說:“然後我就來到明大,跟著人溜進來了,我問了一路學生,終於找到認識你們的人了。”

不知道是心理暗示,還是母子連心的作用,錦溪百分之七十已經接受這個設定了。

“你今天晚上住哪?不會是橋洞底下吧?”錦溪有些擔心。

錦樂予聽完這句話,抬眼可憐巴巴的看了下蔣聞言,“那怎麼呢,剛找到爸爸媽媽我就要露宿街頭了。”

蔣聞言默默在心裡歎了口氣,很好,死小子,連他在明大附近的公寓都知道。

“住我那吧,明大附近我有一處公寓,之前我在附中上學的時候會住在那,現在空曠下來了。”

-是身體還是很老實的跟著兩人進了商店,“也不怕拉肚子。”他小聲說道。出了商店門,“母子倆”一人拿一根草莓雪糕並肩站在一起吃。錦樂予嘴裡含著雪糕,口齒不清的說:“爸,馬上到中午了,咱們吃什麼啊?”還冇等蔣聞言回答,在小區門口遇到了一個熟人,是小區裡喜歡下象棋的林奶奶。“欸?小蔣啊,我剛離老遠還以為老花加重看錯了呢,冇想到真的是你啊,我以為你高考後就不會回來了,我尋思少一位下象棋的對手還蠻可惜的。”林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