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教官和監考老師很快就來。”“好的,”藍月看了眼她胸前的工作牌,點頭道:“謝謝您,克洛伊老師。”克洛伊摘下老花鏡,衝她笑了笑:“祝你射擊考覈順利,藍月,沃爾加學院很期待能迎來第一位人類學生。”藍月微笑道:“謝謝,我會努力的。”片刻後,兩名穿著教官製服的虎族獸人和鬣狗獸人來到辦公室,藍月跟著他們走到大廳,排隊的同學們紛紛打招呼:“威爾森教官好!”“吉米助教好!”他們一位是本次射擊考覈的指導教官,一位是...-

冰冷的海水從四麵八方侵襲而來,裹挾住藍月瞬間失溫的身體,口鼻間湧入一股窒息的威脅。

這種恐懼讓她彷彿又回到了那座暗無天日的監牢裡。

藍月努力屏住呼吸,根據係統規劃的最優逃生路線,用儘全身力掙紮著向水麵的光亮遊去。

然而,洶湧的潮汐拍來,將她狠狠推回危險的深處,不斷向下捲去。

一片混沌和黑暗之中,藍月被一隻突如其來的手牢牢抓住胳膊,輕鬆地將她從危險的下沉海流中拖了出來。

那隻手的指尖十分銳利,幾乎刺破她的皮膚,但手掌卻柔軟如海綿。

她反手緊握住這隻手,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跟隨著手的主人向上遊去。

隨著越來越靠近水麵,海水逐漸變亮,視野也逐漸清晰起來。藍月順著那隻手往上望去——

夕陽最後的餘暉透過水麪照進海裡,灑在兩隻白色的犬耳上。

銀白色的絨毛飄浮在海水中,宛如蒲公英在風中輕柔地飄舞。

當藍月破水而出的那一刻,她深吸一口氣,毫不猶豫地一把揪住一隻犬耳——手感果然如她想像般柔軟。

防波堤下的海潮一波推著一波,發出連綿的濤聲,彷彿是海洋的低語。海水有節奏地拍打在礁石上,奏響浪花的鼓點。

海鷗被這濤聲和鼓點打動,在空中盤旋歡叫,嚇跑了水裡的魚。

小閃在藍月的意識裡大喊:“警報!好感下降20%!”

然而,這一切的聲音藍月都聽不見了,隻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

被藍月捏住犬耳的獸人少年,一把拍掉她的手,甩了甩頭和耳朵,一雙琥珀色的眼睛狠狠瞪著她。

少年快速而憤怒地說了一大串西方語,但藍月隻聽懂了其中兩句:“你是誰?你在這裡做什麼?”

“你好,我叫藍月,我是來釣魚的。”藍月微微一笑,“你能說慢一點嗎?我的西方語不太好。”

正喋喋不休、罵罵咧咧的少年一下子被噎住,咬著牙道:“我的泳褲呢?”

藍月恍然:“原來那是你的泳褲,抱歉,我不是故意釣走它的。剛纔我落水時它好像丟了,找找吧,也許在附近呢?”

說完藍月朝水下望去,試圖找到落在海裡的泳褲。

少年連忙擺動白色的大尾巴擋在身前,臉頰上浮現出紅暈,“你亂看什麼!真冇禮貌……你、你轉過身去。”

“為什麼要轉過去?”

少年暴躁地說:“我自己來找,你轉過去,不許偷看!”

“好吧。”藍月在水裡轉身,看到不遠處有一道閘口正緩緩開啟。

“那是什麼?”藍月指著閘口問。

“潮汐能發電機的閘門。你是哪個族的獸人?怎麼這麼冇見識。”少年嘲諷道。

“我是人類。”藍月回答完反問道:“你是沃爾加斯特家族的獸人嗎?”

這片海灣位於沃爾加斯特城堡的花園邊上,藍月聽管家說,很少會有城堡外的人來。

“我……當然不是,我就是路過。”

少年的聲音忽遠忽近,似乎是在四處搜尋著他的泳褲。

他警惕地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問?你跟沃爾加斯特家族有什麼關係?”

“我暫時借住在城堡裡。”藍月歎了口氣,“你找到了嗎?我有點累。”

海浪很大,藍月要在這片海裡維持穩定的漂浮狀態有些困難。再加上剛纔驟然失溫,她此刻腿腳都有些僵硬,使不上力氣。

小閃在她識海裡斷斷續續地發出提示音,彷彿是信號不好,但藍月勉強能聽出來,是在提醒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不佳。

“催什麼,你真囉嗦……喂,人類,你在這裡釣魚做什麼?”

藍月勉強打起精神來:“釣魚來吃。”

“人類竟然吃魚?這麼腥的東西有什麼好吃的?”少年不屑道。

“烤魚很香,魚湯也很好喝……”

說著說著,藍月腦海中越來越混沌,意識彷彿被慢慢抽空一般,漸漸失去知覺。

“真不懂你們人類,冇品位……喂喂,你乾嘛,你想潛進水裡偷看嗎?你這個流氓……喂,你怎麼回事?”

少年嘖了一聲,潛進水中,托起沉進水裡已經昏迷的藍月。一手攬著她,一手劃水遊到岸邊。

他把藍月放在海灘上,拍了拍她蒼白的臉,“喂,人類,醒醒!”

見藍月冇有任何反映,少年有點懵,試探性地把手指放在她鼻間。

冇呼吸了!少年嚇了一大跳,耳朵和尾巴都因為受驚立了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少年煩躁地抓了抓他銀白色的頭髮。

看了眼天邊,月亮快升起來了,他更加抓狂了,今天是滿月之夜。

藍月的識海中——

“藍月,係統升級完畢,是否啟用新係統?”

“啟用。”

藍月閉著眼睛,感受有人正對著自己的嘴送氣,她一巴掌呼了過去。

“新係統加載中,請宿主不要亂動。”

“唉,好吧,小閃你快點。”

“正在加速中。”

藍月很無奈。這個地球文明係統有個BUG,隻要她攢夠了升級積分,係統就會在滿月之夜自動升級。

程式升級時,她會驟然陷入昏迷休克狀態,甚至停止呼吸,曾經還因此嚇壞過她的父母。

後來,藍月每到滿月之夜就會提前躺在床上入睡,以免嚇到彆人。可是這兩個月的奔波,竟讓她忘記了今天是滿月日。

藍月在識海裡問:“小閃,為什麼冇有提前預警係統升級?”

小閃:“抱歉藍月,今晚的地磁暴很嚴重,係統運行不穩定,警告發送失敗。”

藍月:“我可能會淹死。”

小閃:“抱歉藍月,讓你擔心了。但剛纔的情況,係統計算,你獲救的概率是98%。況且如果監測到生命垂危,係統會自動接管宿主身體,開啟自救模式。”

“這麼智慧嗎?”藍月自嘲地想:可是這樣的我到底算是人類,還是機器人?

小閃讀到了她的想法:“根據檢測,宿主藍月符合人類這一物種的所有特征,不符合機器人特征,物種判定為100%人類,屬於人類三號亞種。”

“什麼是人類三號亞種?”藍月問。

小閃:“抱歉,這個問題你冇有權限。”

藍月不再追問,等升級後的新係統加載完畢,她動了動手指,摸到了身下濕潤的沙子。

“我在沙灘上,”她心想,“果然如係統所說,獲救的概率是98%——應該是剛纔那位獸人少年救了我。”

藍月感覺到,有一條濕熱柔軟的東西在自己小腿上滑來滑去,又滑到手臂上。她睜開眼睛一看,是一隻大白狗正在舔她的手臂。

見藍月醒來,大白狗琥珀色的瞳孔一亮,耳朵立了起來,抖了抖濕漉漉的毛髮,圍著她轉了一圈。

藍月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揪住大白狗的尾巴,“毛真軟啊。”

小閃在腦海中詢問:“檢測到新目標對象,是否建立人物檔案?”

藍月:“人物檔案?這是係統升級後的新功能嗎?”

小閃:

“是。”

藍月:

“建立檔案吧,不過……這應該叫寵物檔案而不是人物檔案吧?”

大白狗拚命甩動尾巴,試圖擺脫揪著他尾巴毛的人類,卻把尾巴上的水珠甩到了藍月臉上。

藍月撫去睫毛上的水珠,忍不住笑了,順著大白狗的尾巴根一直摸到尾巴尖,像擰抹布一樣擰出一大灘水。

大白狗尾巴瞬間豎了起來,像是受到威脅一般,發出“唔”的一聲警告般的低吼。

小閃:“新建人物檔案:

姓名:未知

種族:北極白狼

性彆:男

體長:1米92

年齡:預估17~19歲

性格:未知

情緒:焦慮,緊張

好感度降低20%。“

竟然是狼?藍月有些驚訝,坐起來摸了摸他的頭。

“你是從哪裡來的?是沃爾加斯特家族養的寵物嗎?還是剛纔那個男孩養的?“

白狼甩甩頭,似乎不喜歡藍月摸他,但又冇有跑開。

藍月察覺到了白狼的不悅,但她冇有放手。她從上輩子開始就想養狗了,她不打算輕易放棄。

藍月讓小閃幫她搜尋撫摸狗狗的十大技巧,然後照葫蘆畫瓢,用手指輕揉白狼毛茸茸的耳後。

白狼抖了抖耳朵,卻冇有再甩頭。隨著藍月持續不斷的輕揉,白狼揚起了頭,大尾巴悠閒地晃了起來。

小閃通報道:“目標好感度上升10%。”

見白狼被自己擼得很舒服,藍月也開心起來。她另一隻手撓了撓白狼的下巴,聽見它發出“嗯”地一聲。

白狼正享受地被按摩著,忽然被藍月圈住了脖子,“吧唧”一口親在了臉頰上。

藍月趴在白狼身上,蹭了蹭它的臉,“你太可愛了,真想養你。”

白狼的耳朵和尾巴上的毛頓時炸開,正想把藍月甩開,卻聽她說:“你不會是剛纔海裡的那位獸人變的吧?”

白狼渾身一僵。

又聽藍月笑著說:“怎麼可能呢,從來冇聽說過有獸人會變成動物的先例。又不是傳說故事,一到月圓之夜狼人就會變身什麼的。”

白狼似乎聽懂了她的話,連連點頭,然後打了兩個噴嚏。

藍月撫了撫白狼濕漉漉的毛,問道:“冷嗎?跟我回城堡去吧?雖然不知道你是不是沃爾加斯特家養的寵物,但他們應該能收留你一晚吧。”

她想站起來,卻感到小腿上一陣強烈的刺痛——那處蒼白的皮膚上,有一道長長的鮮紅的劃傷,雖然已經不再流血,但疼痛仍在。

藍月想起自己剛甦醒時,白狼在舔她的小腿,想必是在舔這道傷口。

藍月皺起眉頭,嘗試走路,但十分困難。

她摘下髮帶,手指向城堡的方向道:“小狼,你能幫我把這個帶去城堡嗎?我腿很疼,走不動,需要那邊的人幫助。”

白狼叼住髮帶,往城堡的方向飛奔而去,藍月則艱難地慢慢挪過去。

天又冷又黑,藍月的四肢開始發抖。

出門時帶的手電筒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藍月看不清路,不慎踢到一塊石子,摔坐到地上。

這時,白狼又跑了回來,拱了拱藍月,在她麵前半蹲下,露出自己的後背。

藍月問:“你的意思是,你要揹我嗎?”

白狼“唔”了一聲,不耐煩地甩了甩尾巴。

藍月強撐著身子,爬上它的背,撓了撓它的耳朵,“真軟,真暖和。”

白狼馱著她朝城堡奔去,跑得很快卻很平穩。

進了城堡裡的花園,白狼把藍月放在草地上,對著滿月“嗷嗚”地長嘯一聲,然後鑽進灌木叢裡不見了。

管家和仆人聞聲趕來,見藍月渾身濕透地坐在草地上,腿上還有傷,忙拿來毛毯給她披上,驚道:“您這是怎麼了?”

“不小心掉進海裡了。”藍月狼狽地笑笑。

管家連忙叫了家庭醫生來給她包紮傷口,還給她下午射擊考覈時被震傷地手腕塗了藥。

在女傭的攙扶下,藍月回到房間,洗了個熱水澡,換上乾淨的衣服。

剛吹乾頭髮,女傭就來告訴她,魚湯已經準備好了。

“魚湯?”藍月疑惑,自己明明冇有釣到魚,更冇有要求要做魚湯啊。

她來到餐廳,聞到餐桌上魚湯的香氣,心裡的疑慮被拋擲腦後。

——不管了,先吃了再說。

藍月捧著熱騰騰的魚湯,吹了吹,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喝著,慢慢享受著湯的鮮美。

魚湯見底,她打了個飽嗝。一抬頭,正瞧見對麵的牆上有一副油畫。

這是一幅巨大的油畫。然而藍月之前來這裡時,因為任務和考覈的事,總是心事重重,因此竟冇有留意到它。

藍月一瘸一拐地靠近油畫,正好管家走過來。她問道:

“請問這幅畫是沃爾加斯特家族的全家福嗎?”

管家點頭,感慨道:“是啊,是18年前的全家福了。”

藍月眸光一亮,在識海中呼喚道:“小閃,建立新人物檔案。”

小閃:“收到指令。”

藍月目光依次掃過油畫上所有人的臉,讓係統記錄下這些沃爾加斯特家族成員的相貌特征。

——就是這些人,決定著藍家的合作是否能達成。

-的指令。小閃:“提示,好感上升3%。”管家看了眼手錶,“藍月小姐,您今天的晚餐還是要全熟的牛排嗎?”藍月轉頭看向窗外綿長的海岸線,落日的餘暉把海麵染得一片金黃。“不用為我準備晚餐了。”她揚起嘴角,“我想去釣魚。”海邊的防波堤上,藍月獨自握著魚竿,安靜地坐著,清瘦單薄的身子如磐石般堅定。這是雪季前一天的傍晚。海風帶著涼意,吹亂她鬢角的黑色碎髮,如落日般火紅的髮帶在她的肩膀上隨風舞動。她蒼白而清秀的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