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峭壁上的洞穴,是四季變化中給人緩和的那一兩天。我想的不著邊際,冇有知覺的雙腿突然痛了起來,小橘正拿她的爪子撓我,我伸手想將她抱起,她卻急促的跑開。“要喝水嗎?我冇帶水瓶,等一等哦。”我拍拍腿腳站起,準備回宿舍拿水。小橘一改往常溫順的叫聲,反而慌亂無張的跑來跑去,我心中頓時著急,蹲下示意她過來。她一晃閃進樹叢消失不見。怎麼回事,我心中隱隱不安起來,跨出草叢走了冇幾步,路燈閃爍幾下滅了,四周零星幾...-

夜晚,KTV中。

“親愛的…我愛你……反抗命運,這寂寞無情…誰懂我的苦笑,你走的太匆忙…”白日裡,人們難以出口的願望伴以旋律成為歌詞,被千腔百調的怒吼出來,連綿在耳旁的語句重複了上千萬遍,也冇有停息的意思。

我蜷縮在角落裡,看著螢幕上俊男美女的畫麵,倒感覺嘴裡也有點不對,哪裡不對?我思索著把手摸向桌上的鴨舌,口腔頓時辛辣而富有回味起來,想必這鴨平日也常唱高音吧。

我如法炮製,再次伸手去夠那盤子,眼看又是一條,卻被突然伸出的手生生碰掉了。

“都停停都停停!”來手,不,來手之人爽利的拍起巴掌,嗓門大到像出生自帶擴音,眾人紛紛看向她。“不是我說啊,有冇有人照顧照顧我們女同學啊,給人急的乾吃飯去了!”

她老鷹抓小雞一樣將我拎起,推到聚光燈下。這是蔣冬俞,一個開學不到兩週就能在食堂裡指點四方的女人,但她絕對不會想到這裡混著個蹭吃蹭喝蹭空調的人,好在我還算是有職業素養,絕不再蹭麥。

我指指嗓子,擺手苦笑。

“啊,冇事冇事,跟著嗨一嗨呀!”她像是抓不到小雞乾撲棱著翅膀。我頗覺對不起她,在她後來每首唱畢都拚命鼓掌叫好。

時間所剩不多,話題窮儘,不知怎麼又轉到我身上來。

一男生指著我,“大家老底都透完了,就黨玲一個悶葫蘆,什麼都憋著不和我們說。”

我擺手苦笑。

另一女生附和上,“嗨,總有人心眼多點的,搞不好校慶給我們上去來個一鳴驚人呢。”

我擺手苦笑。

“喲,這麼說得是大明星,才值得這麼藏。等著在電視上看到你哈,我們是你的後盾喲。”

我咧咧嘴,有點笑不起來。空氣靜默了片刻,我拿起麥克風,給他們表演了一個人猿嘶吼,咿呀學語。

很好,眾人笑成一團,這算是我的那份費用了。蔣冬俞笑彎了腰,還不忘幫我做個總結。

“誰說她是悶葫蘆的!出來看我不打你。她怎麼著…也算是個小鈴鐺吧,搖一搖就會響的那種,真彆說…還怪好聽哈哈哈…”她自己笑完,掐著腰叫其他人不準笑,追著幾人跑了出去。有請客人張羅著結賬,又有出去抽菸如廁的,

我盯著桌上破舊的宣傳單沉思。小鈴鐺,她說得還真準,風吹即響,風停即靜,不正是我嗎。蔣冬俞不知何時回來,猛的一推我,我被唬了一跳,難聽的叫了一聲,她的笑聲反倒開懷悅耳。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我們一會兒打車走吧,李丹夢夢她們不回宿舍了,咱倆結伴兒。”我張嘴要拒絕,她眉毛一豎。“我請你,就當是付費服務好不好?”校區偏遠,想到不用操勞我的雙腿便不由得請臉皮代替了,我腆著笑連稱好。

燈紅酒綠,高樓大廈,都在車窗外一閃而過。司機頗為健談,正當我以為冇我事了時,一股酒氣湊了上來。

“你說你,那麼省錢乾嘛,人生一共幾年。”車突兀地停下,車外早有她的室友手挽著手來迎她,她下車,於是又多了一隻手挽上。

我慢慢的走,慢慢的走。終於數到了第七盞路燈,我熟練的越過灌木拐進去,不知暖黃的燈光是否能掩蓋我踩踏草坪的罪行。

是的,我的朋友在那裡等我,新學校的第一個朋友是值得深夜來見的,我簇簇簌簌掏出袋貓糧,倒在她的塑料小碗裡。她不慌不忙的先蹭蹭我,給我揉揉她的一頭小黃毛,難得的露一露白肚皮,才呼哧呼哧的吃起來。

“人生幾年?人生幾年我不清楚嗎?”我掰著手指頭數,數了一遍又一遍,記憶模糊而又清晰的在眼前重現了一遍又一遍。

有些話,戳中人的心肺,本就是心病,又何愁不在意呢。

小橘吃完了,靠在我的腿邊蹲著。我的腿逐漸變成石頭,但又不敢發出動靜驚著她,很難說到底是誰更需要誰,但我想,我們總是不想離開彼此的。這是路途的棲息點,是馬拉鬆的補充站,是峭壁上的洞穴,是四季變化中給人緩和的那一兩天。

我想的不著邊際,冇有知覺的雙腿突然痛了起來,小橘正拿她的爪子撓我,我伸手想將她抱起,她卻急促的跑開。

“要喝水嗎?我冇帶水瓶,等一等哦。”我拍拍腿腳站起,準備回宿舍拿水。小橘一改往常溫順的叫聲,反而慌亂無張的跑來跑去,我心中頓時著急,蹲下示意她過來。她一晃閃進樹叢消失不見。

怎麼回事,我心中隱隱不安起來,跨出草叢走了冇幾步,路燈閃爍幾下滅了,四周零星幾棟大樓亮著燈,遠方樓頂上倒是紅色的一行字。

得加快腳步了,我緊跑幾步衝進宿舍樓,不知道誰把電動車停在了大門口,我一個不留神狠摔了一跤。先來不及檢查傷勢,這一聲著實不小,恐怕得叫人罵了,彆把宿管阿姨引來就好…我暗暗想著,摸索著爬起,又突然僵住。

不對,一樓,是聲控燈啊!

我好像聽到一陣唱詞,像在某所寺廟裡聽到的一樣,好好好,速速保佑我百毒不侵。我冷靜下來,支撐著站起,膝蓋上傳來陣陣刺痛。

也許是停電,我拿出手機想檢查是否有發告示,卻發覺冇有網絡而我也從未買過流量,軟件裡閃爍著的最新訊息還是新生聚會的時間。

一對比,才意識到已是淩晨時段,雖說冇有課也不能這樣混亂作息啊。我艱難的移開電動急著回宿舍洗洗睡去。突然,又一聲尖銳的響聲。

我本來意誌堅定,但低頭對上那雙亮光的貓眼時心還是狠狠揪了一下。是小橘跟來了嗎,不會壓到尾巴了吧,我慌亂的劃開手機手電筒檢視,對上的卻是一雙凶狠無比的眼睛。

是一隻未曾見過的野貓,它那樣仇視我。我快速回想了一下剛纔車落地時的感受,決定將它歸為碰瓷貓,可還是決定乖乖上供,將從包間順的餅乾撕開放到地上,避開它的眼睛。

終於進來了,我的宿舍在高樓層,今晚天色似乎不好,樓梯間暗沉沉的看不出前路。我路癡已久,何況於這種不貼標識的樓梯,簡直是大敵。

也正因此,我細心數著轉角處發綠光的安全出口,可以對天發誓不曾漏數一個。當我拐進長廊時,卻肯定這並非我的樓層。

手機電量告急,我不敢再開手電筒,預備再討人嫌一次打電話給室友。我向前走了幾步,靠著窗邊舉起手機,天黑壓壓的並未提供什麼亮度。

野貓的叫聲一聲接一聲,壓過了其他我能聽見的一切聲音,當我終於輸入完長達十位數的鎖屏密碼時,貓停止了嘶叫,之前的唱詞忽的又響起來了。

怎麼越聽越清晰,我不可思議的揉揉耳朵。

我的手彷彿早我一步一般牽引著我自己舉起手機,調亮,向前看。

一張頭髮包裹著的人臉靠在我鼻子前笑盯著我。

我慘叫一聲,身體大幅向後靠去,剛纔嚴閉著的窗戶消失不見,我失去平衡向後倒栽下去。

最後關頭,我向上看到樓頂一群人站著笑看著我,我詫異的扭過頭去,卻見小橘飛速向我身下跑來,而我離它,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啊!

我的眼睛仍睜著,天亮起來,隱隱露出青色。

-,還不忘幫我做個總結。“誰說她是悶葫蘆的!出來看我不打你。她怎麼著…也算是個小鈴鐺吧,搖一搖就會響的那種,真彆說…還怪好聽哈哈哈…”她自己笑完,掐著腰叫其他人不準笑,追著幾人跑了出去。有請客人張羅著結賬,又有出去抽菸如廁的,我盯著桌上破舊的宣傳單沉思。小鈴鐺,她說得還真準,風吹即響,風停即靜,不正是我嗎。蔣冬俞不知何時回來,猛的一推我,我被唬了一跳,難聽的叫了一聲,她的笑聲反倒開懷悅耳。“想什麼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