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禍地笑出了聲。額……丟臉丟大了,王淺淺頓時感覺很尷尬,但她素來臉皮厚,隻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想罷,王淺淺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一臉無所謂地轉身向門外走去,她還聽到有丫鬟還在偷偷嘲笑她。王淺淺最討厭背後說別人壞話的人,關鍵是她還不能發作,氣的王淺淺加快速度甩開了她們。哼,有什好笑的!但是王淺淺是個典型的路癡,而且對這個諾大的府邸不熟悉,再加上她在路上連個人影也冇見到。所以,她成功地迷路了。於是...-

青燈搖曳,屋內蒸汽繚繞,模糊了錦繡屏風,恍若仙境。王淺淺用手試了試水溫,在輕紗繚繞的幔帳中卸下衣物,走入撒著花瓣的熱水。王淺淺舒服地泡在葉惜清的浴池,這浴池全體通白,顯然是用上好的美玉築成。而且這浴池的水還是特地從地下挖出的溫泉水,整個丞相府隻有葉惜清獨有,足以可見葉義盛對她的寵愛。葉惜清真是養尊處優......不像她,來到葉府屋就一個木桶,還要自己打水、燒水......她不免唏噓了一下,同樣是一個媽,為什差別這大呢,難道就是因為她們母親去世的早,才讓葉義盛如此對待?想想倒也怪不得葉惜芷這壞了。正在王淺淺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時,屋內的蠟燭突然被吹滅了。月光透過高高的窗戶灑到了屋內,浴池彷彿披上了一層薄薄的紗,屋內十分安靜,甚至能聽到外麵的風聲。要是按恐怖片的套路來看的話,一般是鬼要來了。王淺淺借著月光從容不迫地扯過一旁的衣服穿在身上,但很不巧,在她穿纔到一半時,戲就開始了。“小美人,月色當下,你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些什應應景啊。“突然,一個邪魅又輕佻的聲音從窗戶處傳來。“什人”王淺淺抬頭看去,隻見一個身著夜行衣,帶著銀色麵具的男人斜椅在窗戶上。“什人如果我說我是你未來的男人呢。“什鬼不應該是三皇子過來找葉惜清私奔的嗎,怎來了個流氓油膩男,我記得自己也冇把三皇子寫的這變態啊,不會是采花大盜吧......王淺淺一時有些拿不準方向。“哪來的登徒子,來人!快來人!“王淺淺驚恐地大聲喊道。“別喊了,你喊破喉嚨也冇人來救你的,還是乖乖地做我的第五百二十個小妾吧。“說完,他就從窗戶上跳了下來,慢悠悠地朝浴池的方向走了過來。“破喉嚨,破喉嚨,快來救我……““……“蕭城俞懷疑這女人腦子是不是真有問題。“你別過來!你知道我是誰嗎?!”王淺淺覺得他如果知道自己是未來太子妃的話或許會打消抓她做妾的念頭。“我管你是誰,就算是皇後我也照娶不誤,這世上還冇有我得不到的女人。”蕭城俞眯了眯眼,頗為狂妄地懶懶說道。王淺淺有些頗為佩服這人的無恥。突然,外麵一陣嘈雜,接著門被暴力破開,一群黑衣人抄著傢夥從外麵衝了進來,把王淺淺和蕭城俞圍的水泄不通。卻不料看到瞭如此香辣的一幕,他們不由得張大了嘴愣在了門口:一個穿著夜行衣的男子緊緊抱著他們的衣衫不整的二小姐,哦不,是大小姐,不知情的還以為這倆人剛剛在背著人偷情。葉惜芷快無語死了,剛剛這流氓在黑暗中點了她的穴位,現在她一動也不能動,隻能任他宰割。誰知道這傢夥抱著她的時候手還不老實,氣的葉惜芷隻想照著他的臉扇幾個巴掌。“勸你聽話點,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的。“蕭城俞恐嚇著用隻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王淺淺:“……“王淺淺現在隻想問候一下他祖宗十八代。“狂徒,快把我們大小姐放下,不然休怪俺們對你不客氣。“終於,一個大老黑站出來粗粗氣地說道,他實在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了。“哼,就憑你們,,我好怕怕哦……“多虧了這位老哥,變態男聽了他的話終於把葉惜芷給鬆開了,但是他說的話卻讓人大跌眼鏡。此時全場寂靜,在場很多人都被他矯揉造作的話語雷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你這淫賊,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黑衣人們被變態男的話激起了怒意。變態男環顧四周突然邪邪一笑:“我不喜歡淫賊這個稱呼,小美人,你說該讓他們怎死呢?”男人說話時還帶著笑,卻讓人不寒而栗。一陣風吹過,原本還在叫囂著的黑衣人竟已全部倒在地上,四周瀰漫著血腥的味道。“現在風景正好,**一刻值千金,小美人不如我們現在洞房如何?”男人又恢複了無害的樣子。王淺淺:“......”王淺淺此時的膽子全被他殺人時嚇跑了。不是吧,這人不會有精神分裂症吧。王淺淺看著地上的屍體,感覺有些後怕。忘了葉惜芷還被自己一時興起點著穴位,他現在心情好,隨手就給她解了。王淺淺解了穴位深吸了口氣,“是父親讓三皇子來演戲的嗎?”王淺淺的反應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麵前的女人看起來有些緊張,身體還在微微顫抖著,卻在強撐鎮靜地與他說話。“你怎知道?”蕭城俞並不否認,隻是抱著胸饒有興致地問道。王淺淺柔柔一笑,“相傳姐姐與三皇子關係匪淺,爹爹原本更是想要把姐姐嫁給三皇子。三皇子思想跳脫,常常做出一些驚喜的事情,由三皇子做出這事再正常不過,等爹爹把我抓回去,今夜之後就冇有人再懷疑我不是葉惜清了。”蕭城俞有些震驚地看著王淺淺,葉義盛說讓他來演一場戲,讓外界更相信清兒的傻妹妹代替清兒的身份。可是,他這傻女兒也不是多傻啊,而且總感覺她在罵自己。看著蕭城俞精彩的表情,王淺淺知道自己猜對了:搞笑,不看看我是誰,好歹是把你們寫出來的,就算性格變成神經病我都能辨別出來。“我會好好嫁給太子的,你們不用擔心我會逃跑。”王淺淺聲音低低地說道,配合著濕漉漉的頭髮,看著有些莫名的可憐。“哦?你們準備往哪跑?“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傳來。話音剛落,隻見一個鬼魅般的人物突然閃到了離變態男幾尺遠的地方。在一瞬間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此人神色冷峻,身材魁梧,手拿一把大刀,混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這是京都第一冷血殺手——武常,相傳很少有人能從他的刀下逃脫。蛙趣,這葉義盛下血本了呀,居然把京都第一殺手武常請來了。看來這次蕭城俞要不好受咯。王淺淺開始幸災樂禍起來。蕭城俞看到武常表麵淡定如狗,內心卻有些慌亂。葉義盛這老傢夥怎把武常給雇來了,不是說好了演戲嗎?他與武常長交手多次,此人十分難纏,是個隻認死理的呆木頭,說白了,就是隻認錢不認人的殺人機器。不把人打的半殘不罷休。“舅父冇說會把武常叫來啊。”蕭城俞有些麻煩地無奈笑道。看著蕭城俞又笑了起來,這個三皇子一笑就冇啥好事。葉惜清害怕這個顛公一不開心再給自己一刀,於是趕緊躲在角落找到一個安全的位置向蕭城俞保證:“我會好好配合你的!”蕭城俞有些無語地看著躲在角落一臉興奮的葉惜芷,她這是巴不得自己趕緊死嗎?這個該死的女人……舅父叫伍常來,想來也是為了讓他來配合自己過來演戲,應該不會動手來真的。想完之後,他放心了許多。但片刻之後,當他躺在血泊時,他才發現他想錯了,這貨跟自己有仇,一定有仇!!!這場戰鬥隻打了不到半個時辰就結束了,把王淺淺激動的熱血沸騰。蕭城俞臉色蒼白地躺在血泊,渾身都是刀傷,看起來彷彿已經死了。不愧是京都第一殺手,不出幾下就把那登徒子打的落花流水。葉惜芷都想拍手叫好了。當她的掌聲響起來時,氣氛十分詭異,她強烈地感覺到該自己出場了。來不及多想,她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直把自己眼中弄的冒出來淚花,才踉蹌著跑到蕭城俞身邊,跪坐在他身旁,開始發揮她的奧斯卡演技。葉惜芷一邊瘋狂地搖晃著他,一邊哭喊道:“城俞…嗚嗚嗚…城俞,你死的好慘呀,嗚嗚嗚…你睜開眼看看我,我…我對不起你啊,你死的好慘呀…嗚嗚嗚…”蕭城俞:“???”蕭城俞十分迷惑史小雲這幅騷操作,他看著有這虛嗎。蕭城俞半睜開眼,虛弱地喘道:“清兒,我還冇死呢……嘶。”王淺淺看見他冇死,一時激動,照著他的傷口狠狠拍了幾下:城俞,太好了,你居然還冇死。“說著,王淺淺悄悄衝蕭城俞眨了眨眼,並且露出來自認為很邪魅的笑容。把蕭城俞雷的隻想原地去世。蕭城俞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接著用隻有他們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說道:“女人,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是,霸總上身王淺淺不免嘴角抽搐了一下。武常站在王淺淺身後,用冰冷的聲音說道:“大小姐,葉老爺命你立即回房。”“我不走,我不要和城俞分開。”史小雲淚眼汪汪地拉著蕭城俞的袖子不肯撒手。“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武常又向蕭城俞身上紮了一刀,把蕭城俞疼出了一頭冷汗。見王淺淺彷彿還有些猶豫,武常抬起手中的刀,再次對準了上官呈燁。蕭城俞趕緊強撐著站了起來,他看著王淺淺的眼睛深情地說道:“清兒,我們有緣無分,你安心嫁給皇兄吧。雖然我們無法在一起,但我的心永遠都隻屬於你,我會永遠守護你的,忘了我吧。”王淺淺:“……”大哥,你變臉變的挺快的啊,我都甘拜下風了。“城俞,你……你別說了,你快走,你快走吧。“王淺淺哭著推搡著他。蕭城俞看演的差不多了,他捂著傷口也裝作依依不捨的樣子,一步三回頭,從窗戶處跳了出去。

-有大臣中貪汙最多,最想造反的人就是他了,真是恬不知恥。王淺淺一邊打量著書房的陳設,一邊用餘光觀察著那隻老狐狸。顯然,葉義盛現在十分怡然自得。自從葉義盛來,他就在練字,半個時辰過去了,他還在練字。他不急,史小雲就更不急了。“芷兒似乎對書房很感興趣,可看出些什了“葉義盛終於停了筆,抬頭向王淺淺笑眯眯地問道。看出來個毛線,我隻知道你的書房賣了能值不少錢。“女兒不才,不敢在父親麵前賣弄,“葉淺淺溫順地低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