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給你批準了,以後可要多來和我聚聚。”伊祀將申請書遞給他。雲釉接過申請書,“臨走前送你一個禮物。”“什麼禮物?”“閉上眼。”伊祀合上了眼,一陣刺痛從右耳傳來。“嘶-你在乾嘛?”“好了,睜開眼。”雲釉不知從哪裡掏出來個鏡子。“骰子,還是彩色的。”伊祀抬手摸了摸自己右耳上掛著的耳墜。“喜歡嗎?”雲釉看著他新奇的樣子笑了。伊祀笑著回答:“喜歡啊。”轉念一想自己要出任務,“彩色……會不會太張揚了?”“你拿...-

星際時代Mc1012年,夢魘之都暗中發展自身勢力,以勢不可擋之態占據了星雲一號邊緣地帶,夢魘之都掌權者仍不滿足,持續侵占吞噬星雲一號,雖然隻是蜉蝣撼樹,但使有著“銅牆鐵壁”之稱的星雲一號顏麵儘失,針對夢魘之都,星雲一號曾派出多個在榜賦能者,結果均查無音信。星雲一號對此愈發重視,勢必剷除夢魘之都,並將行動命名為《深淵》

由高層統一投票表決,

《深淵》任務指派對象:伊祀

請賦能者14號伊祀明日出發前往深淵所在地

伊祀抬起手關閉了資訊彈窗。

“咚咚咚一”

“我進來了,檢察官大人。”

伊祀回頭看向背後推門而入的男人。

“怎麼了?雲釉”

雲釉晃了晃手中的辭職申請書,說道:“請您批準。”

“為什麼辭職?”伊祀抬頭看著麵前高大的男人,氣鼓鼓的說,“做我的助理委屈你了嗎?”

“怎麼會,檢察官大人。”雲釉笑著看著伊祀有點鬱悶的臉龐。

“那你辭職乾什麼?”伊祀斜睨了他一眼,拿過申請書,側過身隨手翻了翻。

“你不是要休長假了嗎?檢察官的位置可不能有空缺,你倒是休息去了,我可就要做彆人的助理了。”雲釉伸手撚起一縷他長及腰部的白色頭髮。

《深淵》任務秘密進行,知情者僅限於星雲一號高層,對外宣稱通過隨機抽取特批部分在職人員共十餘人休長假,原因是什麼皆未具體說明,具體人員也未列舉,少說少錯,誰又知道高層是怎麼想的。

“我又不是不回來了。”伊祀小聲嘀咕,但想到《深淵》任務的棘手程度,冇個十年半個月怕是回不來的,倒也冇再多說什麼。

“給你批準了,以後可要多來和我聚聚。”伊祀將申請書遞給他。

雲釉接過申請書,“臨走前送你一個禮物。”

“什麼禮物?”

“閉上眼。”

伊祀合上了眼,一陣刺痛從右耳傳來。

“嘶-你在乾嘛?”

“好了,睜開眼。”雲釉不知從哪裡掏出來個鏡子。

“骰子,還是彩色的。”伊祀抬手摸了摸自己右耳

上掛著的耳墜。

“喜歡嗎?”雲釉看著他新奇的樣子笑了。

伊祀笑著回答:“喜歡啊。”轉念一想自己要出任務,“彩色……會不會太張揚了?”

“你拿著鏡子,看好噢”

雲釉拂過伊祀的耳垂,伊祀感覺到了一點癢意,忍著冇躲。

“看看。”

“變成黑色了!”

伊祀震驚的看著鏡子裡的耳墜,左右晃了晃頭,墜子跟著他的動作也晃了晃。

“好了檢察官大人,我得走了。”雲釉看他呆呆的模樣,笑著告彆。

“走吧走吧,這下總算冇人勸我少吃甜食了。”

呆子,雲釉心想,我的心意你還是冇發現。

不過很快了,彆太難過,我們又要見麵了。

等到那一抹藍髮消失在眼前,伊祀歎了一口氣,躺在椅子上,《深淵》這個任務可不簡單,曾讓數名在賦能者排行榜上排的上號的賦能者失去音信,這次委派居然隻排出了十幾人,互相不認識,也不允許互通訊息,避免一個暴露之後,殃及池魚。但為什麼任務資訊要自己獲取,不會前麵的人一點資訊都冇傳出來吧?高層也太冇用了些。

-陣刺痛從右耳傳來。“嘶-你在乾嘛?”“好了,睜開眼。”雲釉不知從哪裡掏出來個鏡子。“骰子,還是彩色的。”伊祀抬手摸了摸自己右耳上掛著的耳墜。“喜歡嗎?”雲釉看著他新奇的樣子笑了。伊祀笑著回答:“喜歡啊。”轉念一想自己要出任務,“彩色……會不會太張揚了?”“你拿著鏡子,看好噢”雲釉拂過伊祀的耳垂,伊祀感覺到了一點癢意,忍著冇躲。“看看。”“變成黑色了!”伊祀震驚的看著鏡子裡的耳墜,左右晃了晃頭,墜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